Chris Leung

移民到步经验谈之租屋

在澳洲找屋是很头痛的,不同香港的房屋短缺,澳洲是花多眼乱,选择太多!(Pixabay图片)

有了车,只要够胆,甚么地方都去得到。我寄居朋友父母家,终非长久之计,于是侦骑四出,找合适的房屋暂时租住。

我不需要迁就工作地点,又没有子女,毋须考虑学校派位区域,住哪里都不是问题。听了S君的意见,我决定不要住到南边华人聚居的区域,住到典型的老澳区去。

在西区和北区看过一些房屋,随缘进入在路边看到地产代理公司,走进去询问。他们有时间的话,会携同锁匙,开车送你去看,否则就给你地址,你自己开车去看看环境和外观,合心水的再约看屋时间。

当时澳洲民风淳朴,人与人之间很信任,有家代理与我素未谋面,说没时间陪我,就交锁匙给我自己开车去入屋看,记得临走锁好门就OK。我说要留下我的身份证明给你们吗?他们说不需要,你这么厚道的话,就放下20元做锁匙按金吧。真系「咁都得」……

四房一厅独立屋周租195澳元

卒之还是朋友W君的父母介绍,说有个华人夫妇街坊住在本区,刚刚在隔几条街道买地,建了新屋作投资物业,现在要找租客。房屋已交地产公司处理租务,我于是直接去公司接洽,签了租约才和业主有份属华人兼街坊的交往。幸亏这样,因为最后发生不愉快租务事件,有专业人士主持公道。下面会叙述事件本末。

四房一厅的独立屋,周租195澳元,我交了四个星期租金作为按金,再加两个星期的上期租金,拿了锁匙。虽然海运的家当已到,仍然库存在本地货仓,但是我当天就搬过去,没有床和傢俬,纵使睡地毡,也好过长期打扰别人。

跟着就是开车到货运公司现身,确定我是他们的客户,已经抵达澳洲,约定收货时间地点。期间订购新雪柜、洗衣机、餐桌、书桌、沙发等等,一一送到新居。基本东西有了,原本是空屋一间,现在逐渐像样了。

收货当天早上,大卡车便把整条货箱拖到我家门口,工人把一百多箱东西放入车房叠好,钢琴、衣柜和书架,则按照我的指示,移到屋内各处放下。

我的精力无限,第一时间把拆散了的床组装好,今晚有觉好睡。最令我自豪的,是一天时间之内,便尽开百多箱东西,所有书籍、唱片(约120箱)归类上了架,当晚接驳好一套十多件的极品音响,可以开声听音乐!

我打算只是租住几个月,尽快买自己的屋,以作长居之所。我选定了一个比较近市区(8公里)的白人旧区,因为有次偶然经过,看见昆士兰式木屋林立,心中很喜欢。

租屋必须要找中介

在澳洲找屋是很头痛的,不同香港的房屋短缺,澳洲是花多眼乱,选择太多!清楚自己的要求,要木屋、单层、一定不能有泳池…..因着自己的预算,我在半年内便买了现在住的独立屋。

有了自己的屋,当然想尽快搬过去,于是我向地产代理提出,我会某月某日搬出;屋租嘛,我会在租约期满之前照交不误,直至有新租客入住为止。地产代理同意,说这是合理安排。

可是那对业主夫妇,我不知道他们盘算什么,几个星期后就自把自为,擅自进入屋内,并且把我首先申请、用我的名字登记的新电表户口取消,转到他们的名字。

我得到电力公司通知,乃到地产公司理论;我说实际上他们已经收回房屋,那么我不用再交租啦。地产商说你自然可以不交了,让我坐下来,用他们写字楼的电脑,噼噼啪啪的打了一封信,说明原委就可以拍拍屁股走人。

我不再有财务责任,但是事情没有完。那对华人夫妇,在朋友圈子里诋毁我,说我欠他们屋租唔交,估唔到一个人读咁多书都系咁,正一斯文败类。

我开始明白朋友S君告诫过我的,「外国的华人圈子,是非特别多」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