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tephen Chung
钟维杰
Stephen Chung

回望多伦多仍有牧场时 笔者如何与这个城市结缘?

第一次往多伦多已是上世纪八十年代中的事,当时笔者正在美国麻省波士顿读书,趁年尾圣诞新年假期坐上友人开的车,往多市探亲,路程前后十个钟头有余。

图片来源:GETTY IMAGES

到达多市已经是晚上七时左右,虽然天已黑兼冰天雪地,但觉得多市非常新净企理,无论相比当年稠密之香港又或古老气色的波士顿。贪新忘旧的我,自然对多市产生好感。

毕业后在波士顿工作差不多一年,撞正当时加拿大接受技术移民,加上在港的同学亦兴起外移,结果便与一批同学及同行「柴哇哇」,于八十年代末期各自往多市定居。

要知道八十年代还没有大多伦多地区,只得多市,多市以外的地方差不多全是乡下,甚至多市范围内仍有牧场。

现今港人也可能熟悉或听过的社区如Scarborough (North),Markham, Richmond Hill 等,于当时顶多是新开发区,而 Aurora ,New Market 等更是觉得偏僻,据此近二十多年来多市以致大多伦多地区的确扩大不少,人口由87年的350万左右增加至今的620万,增幅近八成。

展望将来,以现今科技、经济、社会、文化以至地缘政治等趋势,多伦多虽然好但也不是完美,相信有些地方可以改进,不仅是硬件方面如自动交通系统,还有更重要的软件如开放创新思考。

想想吓,确有点想念多伦多,加上笔者姓钟,是名符其实的钟情多伦多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