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洲好校区住宅疫市跑出 有校区楼价一年间劲升三成半

过去一年由于澳洲封闭边境,留学生不能入境,墨尔本及悉尼市区出租予留学生的单位,租务市场大幅萎缩,但同期热门公立学区的住宅却成为本地家长的追捧对象,有学区物业的住宅价格按年劲升35%,两者形成强烈对比。

图片来源:GETTY IMAGES

Domain的分析显示,表现最好的公立中小学区楼价升幅,是首府楼价2%升幅的17倍,亦是偏远地区楼价7%升幅的5倍。例如悉尼西北约19公里的Epping Boys High School,周边升幅达32%,独立屋中位数达156万澳元(约933万港元)。在墨尔本东南约4公里的Albert Park,独立屋价中位数亦升约26%至170万澳元(约1,017万港元)。

根据学费资助机构EdStart的数据,虽然今年的学费通胀率降至1%,并低于去年的2.8%和2019年的逾3%,但疫情令到大批家庭在开支上难以支持私立学校的成本。当地一间顶尖私立学校的Grade 12学费要逾3万澳元(约18万港元),再加上校服等其他支出,很多家长都选择先让子女读公立小学,然后再转读私立中学减轻开支,令优质公立校区在过去一年甚受欢迎。。

另一方面,封关令到市区租务需求大减90%,导致当地楼价及租金下跌。但随着疫苗开始注射,留学生有望能入境,Clover Financial Solutions董事Phoebe Blamey表示,投资者可趁机捞底购入市区单位,当留学生获准入境,价格就会回升。

不过维多利亚大学Mitchell研究所的政策研究员Peter Hurley认为,只要旅游限制仍然存在,市区楼市表现仍会不济。根据维多利亚大学的数据,居住在悉尼的留学生减少约7.2万人,墨尔本亦减少6.4万人。虽然目前有些试验计划接收留学生,但这类计划能否扭转楼市跌势存有疑问。

根据SQM Research的数据,在过去1年,墨尔本的租务空置率几乎增加一倍,达4.7%,为全澳洲最高。公寓单位的租金跌9%,独立屋亦要跌近5%。同期悉尼的空置率升至3.6%。单位租金跌逾10%,独立屋租金跌约8%。坎培拉的独立屋及单位租金是全澳最贵,租金分别升3.6%及2%。

来源:澳洲金融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