疫情刺激澳洲沿海小镇住屋需求 有地区一屋难求空置率0%

澳洲的城市在疫情期间都出现搬迁潮,相反乡郊地区及沿海小镇的住宅市场却被受追捧。对于乡郊地区的业主当然高兴,因为不少都以高价售出住宅,但租客却面对租盘供应减少,租金上升的局面。

图片来源:GETTY IMAGES

CoreLogic的数据显示,几个沿海地区,包括新省拜伦湾(Byron Bay)、纽卡素(Newcastle)及昆省黄金海岸等地,可供出租的物业数量大幅减少。但由于租住需求远超供应,如今几乎没有空置住宅可供出租,维省冲浪海岸(Surf Coast)受到的影响更是最严重,当地的租务空置率达0%。

.tbstyle td {border: 1px solid black; padding:5px; }

地区 2019年12月租务空置率 2020年12月租务空置率
Byron Bay 0.3% 3.1%
Gold Coast 0.2% 1.9%
Newcastle 0.3% 1.7%
Noosa 0.2% 1.7%
Sunshine Coast 0.1% 1.9%
Surf Coast 0% 0.9%
Tweed 0.1% 1.6%
Wollongong 0.2% 2.1%

冲浪海岸距离墨尔本1小时车程的沿海地区,例如Torquay、Jan Juc及Anglesea,当地租务市场极度紧张。地产代理Simon Bogdanov表示,在过去4个月,墨尔本居民对当地租务需求出现爆炸性增长,放租广告刊登几小时就已有租客承租,上一次空置率为0%还是30多年前。

Serena Leitmanis及其伴侣都是在冲浪海岸长大,几年前她们搬到距离冲浪海岸30分钟车程的吉朗(Geelong)方便工作,但近期计划搬回冲浪海岸,让孩子在附近的学校就读。在去年中期她们开始寻找租盘,但发现市场经已大变,5年前Jan Juc每周租金只为270澳元(约1,630港元),但如今找到500澳元(约3,000港元)的租盘已算幸运。由于租金太贵,她们只好放弃搬迁计划。

不单是租务市场竞争激烈,当地买卖市场同样炽热。CoreLogic的数据显示,去年12月冲浪海岸的住宅价格按年升近6%,独立屋中位价更突破100万澳元(约602万港元)关口。CoreLogic分析师Tim Lawless曾指出,疫情期间澳洲乡郊地区住宅价格大升,可能令很多民众对小镇住宅的负担能力下跌。

.tbstyle td {border: 1px solid black; padding:5px; }

地区 2020年12月住宅价格中位数 按年升幅
Byron Bay 122万澳元 14.3%
Gold Coast 71万澳元 8.5%
Newcastle 66万澳元 9.8%
Noosa 87万澳元 15.2%
Sunshine Coast 69万澳元 7.4%
Surf Coast 104万澳元 5.8%
Tweed 69万澳元 4.4%
Wollongong 76万澳元 12.4%
来源:澳洲广播公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