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马封关劳工滞留新加坡 新山掀退租潮租金急跌

自从去年3月新冠肺炎疫情爆发,马来西亚与新加坡接壤的边境封关至今,不少在新加坡工作的马来西亚劳工滞留,当中不少人原本在租金成本较低的新山居住,由于这批劳工无法返回新山,当地的住宅市场出现退租潮,令租金急促下滑。

图片来源:GETTY IMAGES

新山地产代理洪汉荣透露,受封关影响,新山市区一带的退租率达70%,而新山市区靠近关口一带的三至四房单位,月租由3,000马币(约5,790港元)降至1,500至1,600马币(约2,895至3,090港元),租金大跌近50%。而士姑来区(Skudai)、茂奥斯汀花园(Mount Austin)及武吉英达区(Bukit Indah)的退租率相对较低,介乎30至50%,月租则由1,300至1,600马币(约2,510至3,090港元)减至1,000至1,300(约1,930至2,510港元),跌幅约为20%。

他指出,随着越来越多大马外劳退租市区物业,令到市区租务市场出现供过于求。即使业主下调租金,单靠本地租客难以消化租盘,有部分业主更决定转租为售。

地产代理刘冠威表示,大马外劳大部分来自中马及北马,封关后他们考虑到既要负担新加坡的租金,又要应付新山的租金,在无法同时承担两地租金情况下,只好退租新山单位。另一个退租潮的原因,是不少大马外劳因疫情被裁后,直接返回中马及北马家乡而非新山。

另一地产代理林世远认为,只要边境全面开放,这股退租潮将会完结 ,毕竟新山一带的租盘,比起新加坡仍有竞争优势。以一房单位为例,新加坡的月租介乎800至900坡元(约4,700至5,290港元),而且大部分新加坡业主都要求与租客同住,欠缺自由及私隐。最重要的是,大部分大马外劳的月薪才1,000多坡元(约5,880港元),交租后已所剩无几。

来源:大马东方日报